唐文情感网

我的前半生:情感周期浅析

更新时间:2021-08-02 16:15点击:

我的前半生:情感周期浅析

#技能改变生活#

我的前半生:情感周期浅析

如果想更好的帮助原配罗子君及其闺蜜唐晶,需要先评估陈俊生和罗子君的婚姻危机类型。精准号脉,即找出病灶、冲突点在哪里,然后才可对症下药。

一、婚姻危机中,个人因素和内部因素双双起了主导作用我的前半生:情感周期浅析

个人因素:

按照陈俊生的实际年龄,根据埃里克森的人格发展八段论,陈俊生目前处于繁殖对停滞、或者说生育对自我专注的成年期,能投入工作,追求高阶社会、职场价值和自我价值,也有承担全部家庭责任的能力,但又处于所谓中年危机的家庭责任能力瓶颈期。

陈俊生的脆弱层最害怕的是感觉自己弱小、无能以及感觉自己对外界失去控制。所以,他会在保护层追求被认可、地位、力量,他的保护层逻辑是,当我足够强大,自己和家人就不会受伤。

综上所述,可以逆推出,陈俊生的三观是强者逻辑

自我概念:我还不够强大、优秀;

理想自我:我永远强大

世界概念:世界是残酷的,物竞天择、优胜劣汰;

理想世界:被我征服

陈俊生有俄狄浦斯期特征表现。加之,因为已经达到了大多数人终生奋斗追求的事业高度,加之年龄、经历、阅历,均已到了人生心智较为成熟的阶段。所以,几乎可以肯定的说,陈俊生的阿尼玛处于第三阶段,即精神上的阿尼玛,就是容易被圣母玛利亚般的女性形象所吸引。而凌玲表现出的教科书般的绿茶心机形象的行为,刚好满足了陈俊生的情感需要。他这样的男士已不是女性靠脸蛋、身体、妆容作加分项就能留住心的,只有过人的个人格局、思想、素养、性格、学识、智慧才是他更加看重的。

我的前半生:情感周期浅析

内部因素:假性亲密关系

陈俊生和罗子君恋爱、婚姻关系已有十几年。据此,可以判断出,他们的婚姻关系处于关系周期发展的第二个阶段——权力争夺期,并且是在该阶段的偏离阶段,既有第一种偏离状态——冷漠,又有第三种偏离状态——分离。冷漠表现有:陈俊生已认为不值得争吵,也已经放弃说服,缺少热情,虽然安静的顺从,配合关系的表面形式,却没有真实的投入与活力。意即:你说什么就是什么,虽然强烈反对,但我懒得争辩,心里不屑,筑起心墙。分离表现有:为避免更多三观的分歧、失望,陈俊生决定放弃婚姻、放弃罗子君,不再做夫妻。意即,结束关系,走出权力争夺。

借助马斯洛的需求层次理论来理解,陈俊生介于下列阶段:

隶属与爱的需求(belongingness and love needs),指被人接纳、爱护、关注、鼓励及支持等的需求;

自尊需求(self-esteem needs),指获取并维护个人自尊心的一切需求;

自我实现需求(self-actualisation needs),指在精神上臻于真善美合一人生境界的需求,亦即个人所有需求或理想全部实现的需求。

显而易见,只会花枝招展、挥金如土的罗子君,结婚以来,精神成长停滞,无法满足陈俊生的情感需求层次。加之,罗子君的口欲期前期、缺陷型人格水平和凌玲的神经症型人格水平,罗子君在感情、思想的实力场上远弱于小三凌玲。再次开始成长前,陈俊生和罗子君的婚姻破裂已是必然趋势。

二、婚姻危机生命周期和婚外情感生命周期

婚姻危机生命周期:陈俊生和罗子君的婚姻危机在剧集一开始就已介于发生阶段后期和发展阶段,即隐忍期和斗争、挣扎期;

婚外情感生命周期:陈俊生和凌玲的婚外情感在剧集一开始就已介于发生期和发展期。有凌玲对陈俊生的百般试探、欲擒故纵,也有陈俊生对凌玲“爱得无可救药”的涨潮期和高潮期。

三、原配被背叛情感生命周期我的前半生:情感周期浅析

在剧集一开始,陈俊生对罗子君的感情就已处于假性亲密关系期和冷漠期,后经小三儿凌玲教科书级别的催化作用,进入酝酿期和爆发期。不幸的是,罗子君没有等到陈俊生的回归,而是等来了婚姻的破裂。不幸中的万幸是,罗子君的成长和重生。

四、帮助罗子君的策略

上文已提及,罗子君是口欲期前期、缺陷型人格水平。所以,咨询重点应放在认知层面和行为层面的干预。其实,罗子君的成长和重生阶段,就是必要的蛰伏期。在剧集后期,陈俊生发现凌玲的心机真面目后,意味着小三的落潮期来临,这就是罗子君最好的出击期。可惜,我们在大结局没有看见陈俊生的最终回归。

五、帮助唐晶的策略

对于唐晶,需要的策略只有一句话:卸下心防、袒露自我、脆弱相对。或许,很多问题会变得更简单。

推荐文章

官方微信公众号